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外埠集萃
“美”在贺田村
发布者:湖北三农网 新闻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9-29 浏览次数:176

贺田村,浙江省龙游县南部的一个普通小山村,距离县城70里路。说实话,论土地资源,比生态环境,贺田都毫无优势,甚至有些平淡无奇,但这里享有衢州“第一干净村”之美誉。这几年,全国文明村、国家生态村、浙江省绿化示范村、省卫生村等几十项荣誉接踵而至。

而许多人并不知道,多年前,贺田是这样一幅光景:简易茅厕遍布,道路狭窄坑洼,垃圾遍地倒,粪水满地流,苍蝇漫天飞。加之民风彪悍,有人直呼贺田就是个“刁民村”。这场蝶变的背后,有哪些故事?还有哪些启示?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贺田。

想要富,先得美

贺田算是全县最偏远的小村了,1100多口人,人均耕地半亩不到。穷则思变,村里绝大多数劳动力都出去务工,留守的人则靠着山上毛竹、来料加工为生。一直以来,村集体经济几近空白。

“不能让我们村世世代代就这么穷下去!不先把环境搞好,怎么富起来?再大的困难,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总会有法子解决。”2008年3月的一天,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召集新上任的村“两委”干部开会,起头就是这语重心长的一席话。

劳光荣是1993年上任的老书记,在村里很有威望。过去,他一直想整治环境,但困难重重:一是没钱,二是心不齐,只能眼睁睁看着情况越来越糟。正是这场会,拉开了贺田“村庄革命”的序幕。万事开头难,贺田首先向家家户户都有的露天粪坑“开刀”。

起初,部分老百姓坚决反对,村干部就轮番劝说,这才清理了所有简易厕所。紧接着,对村道进行硬化。以前,贺田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连双轮车都无法正常驶过。没钱怎么办?村里一方面向上级部门争取项目资金,一方面则动员寓外人士慷慨解囊。

此后,不光村道硬化了、亮化了,球场、公园等也都一一开建。考虑到村民生活污水的问题,村里拓宽了排水渠道,造起专门的污水处理池。绿化上,村里则悉心铺起草坪,沿路建造花坛,还统一采购杨梅树分给村民种。

尽管土地少,但贺田还是辟出了两块地,建起两个“袖珍公园”。小是小,占地一亩多,可红花绿草、曲径通幽,颇为优美雅致。看着焕然一新的村庄,全村人打心眼里高兴,在外打工的人回乡一看,更是满怀自豪。

劳光荣告诉记者,这五年,贺田村的村庄环境一年一个样,路越修越宽,房越盖越好,车也越来越多。另外还有个好现象:各家各户的房前屋后,大伙主动布置起花坛、小品等,各有风格,相映成趣,果真应了“想要富,先得美”的预言。现在,不少游客到了贺田,都会不由自主地拍照取景,村里有几户人家还办起了农家乐。

花小钱,办大事

搞好基础设施,只是贺田蝶变的第一部曲。让贺田真正一炮打响的,还属这几年轰轰烈烈的“垃圾革命”。为开好头,劳光荣专门雇了一辆面包车,带着大伙儿到建德、开化“偷学”经验。

回来第二天,劳光荣说干就干,组织所有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在全村范围内清理卫生。连续扫了两天后,就有人指着劳光荣笑骂:“真受罪!”几天后,村里积存快一年的垃圾堆消失了,大家这才深深折服。

紧接着,贺田村邀请来回龙游探亲的德国人马丁,为全村100多位妇女讲授“环境卫生课”。整个培训过程,马丁讲得头头是道,妇女们听得津津有味。村干部因势利导,当即在动员会上宣布:全村开始搞垃圾分类!

具体怎么做?贺田把全村分为5个卫生责任区,再分设23个垃圾投放点,要求各家各户在每天上午8点钟前和下午5点钟后到指定点投放垃圾,同时,垃圾必须严格按有机垃圾、建筑垃圾、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分类。

为了落实责任到人,贺田特制了一款有“身份证”的垃圾袋,黑色普通型不可焚烧,黄色环保型可焚烧,每只袋子进行二级编码,一级代码表示卫生责任区,二级代码系户主代号。这样一来,如果有农户垃圾分类不到位,或者不按时投放垃圾,卫生监督组便可追溯到户主,进行批评教育。

除了扔垃圾有法则,村级还建立考评机制:每月评分上报,得分高的农户可获奖励,年度最高分得主就是“卫生示范户”。刚开始,一些农户不理解,认为是小题大做,但时间一长,当垃圾分类成为习惯后,大家惊喜地发现,村里的垃圾确实少了。几年下来,贺田村的垃圾总量减少了80%,“垃圾革命”大获成功。

花小钱,办大事。垃圾分类在城里尚且四处碰壁,却在贺田村干得风生水起。而“贺田模式”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参观者,并推广到全省各地,也让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开始名扬四方。现在走进贺田,不能说一尘不染,但确定很难找到垃圾,因为在这里,垃圾分类早已成为一种习惯,一种文明。可喜的是,垃圾分类“贺田模式”不断走向深化,如今越来越多的乡村也走上了贺田式的绿色致富路。

美村容,更要美村风

许多人到贺田,学习村庄整治,学习垃圾分类,但在劳光荣眼里,他最看重的,却是道德文明的建设。

道德教育从娃娃抓起,每年暑假,村里专门邀请老师给孩子们上课,讲敬老尊贤,讲谦逊礼让,讲道德新风……从2011年起,村里还推出了一系列评比,有和睦家庭、好媳妇、好婆婆、优秀党员、卫生示范户等。

以前,村里所奖物品价值不高,一般就是热水壶、拖把、扫把等,最大奖也就是电饭煲,有的还只是一顶大红花而已,但通过上台表彰,激起了大家的积极性和荣誉感。也正是从那年起,“村晚”成了贺田村一年一度的表彰大会兼文艺晚会。现在,村里有排舞队、腰鼓队、婺剧坐唱班等文艺骨干队伍,每到节庆时节,大家自编自导自演,好不热闹。

要问村风有多好?记者听闻一案例:去年,为庆祝村里落成文化礼堂,全体村民出资请来专业剧团表演,本来位置就紧凑,可大伙儿主动让出前五排,专供80岁以上老人和残障人士。后来,邻村赶来的观众越来越多,大家又把座位礼让给客人们。5天的表演,当人群散去后,礼堂里竟找不到一个烟头。

在劳光荣看来,搞环境整治也好,培养卫生习惯也罢,目的就是为了让乡风更文明,只有“人”的文章做好了,那么其他工作也就一顺百顺了,而道德文明的培育是永恒的课题,没有终点。

现在,贺田考虑最多的,就是产业问题,毕竟卖毛竹终究难以为继。不过,自从有了好环境、好风气,再加上一定的名声后,村里瞄准发展乡村旅游,今年开始对厕所、游步道、停车场等基础设施进行提升改造,补齐过去短板。就在记者采访贺田的当天,劳光荣还守在3A级厕所的工地上。对于未来,所有村民满怀信心,大伙儿拧成一股绳,奋力抓住这次绝佳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