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从偶尔冒出几个万元户,到全村非房资产家家过百万——红霞村40年2000农民变城市中产
发布者:湖北三农网 新闻来源:湖北日报 发布时间:2018-10-16 浏览次数:159

    武汉民间传说“把鸭子当饭吃”的地方,洪山区红霞村就是一例。

    该村曾是武汉南郊最集中的鸭子养殖区,老人们记忆中最喜欢的一道菜是“千刀鸭”:将鸭肉乱刀剁碎,大火炒制。据说这是因当年鸭子丰产,养鸭农家各种鸭子做法吃腻了,返朴归真,创造出这种简单的炒制办法。“爱吃鸭子”的红霞村,是近年间洪山区最红火的村子之一。

    改革开放40年,该村曾经诞生了洪山区首批“万元户”、红砖房、个体户、90年代初首批放弃生二孩的新农民等。现在,红霞村2000多名村民全员持股做产业集团,人均资产已达100万元。

    红霞地理

    恬静田园啥都慢

    三届村主任同绘一个“树叶村”

    武汉南三环外,沿107国道前行数公里,就进入洪山区最南边的村落:红霞村。

    107国道就是红霞村的主干道。村民们说,红霞村沿107国道两侧伸展,从高空俯瞰就像一枚树叶,107国道就是这枚叶子的主干。

    现在,红霞村的村庄已看不到了,107国道这一段已拓宽成白沙洲大道,道路两旁大部分土地成为黄家湖大学城的一部分。红霞村村民都住进了现代化城市社区——红霞社区。

    9月25日,红霞社区书记高翎邀请前两任红霞村委会主任吴益友、李大庆,向记者讲述红霞村的故事。“现在的红霞村,是1989年命名的。”李大庆说,此前,1966年金家大队、黄陵大队合并,1989年东方村并入,共同取名红霞村。红霞名字的来源,是三个村名的融合,具体含义是:“黄金般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放射出灿烂的霞光。”

    李大庆1961年从马房山中学读完初二回村,1989年任村主任。据他回忆,上世纪70年代提倡搞副业,当时村里组织大家去宜昌考察,回来种蔬菜和果树。红霞村由单一的水稻种植变成了典型的蔬果田园:蔬菜主要是莲藕和茭白,水果主要是弥猴桃,水田作物是水稻,河塘养鱼和鸭子。

    不过,当时仍是村集体生产制,干活拿工分,生活和劳动节奏都很悠然,就是生产效率太低。“大队年年超支,工分越来越不值钱,工作一天的工分只有七八分钱,只能买两个发糕饼。”李大庆说,改革开放以后,分田到户,局面瞬间改变了。

    改革画卷

    放鸭养鱼种香瓜

    分田到户催生首批万元户

    三任村主任一致认为,红霞村第一个万元户是孙祥荣。

   上世纪80年代,土地改革第一步是“分田到组”。1982年,孙祥荣夫妻与两个儿子四人,自由组合成一个组,承包了村里一片桔子树林。一家人积极性很高,利用桔子树没长密的间隙套种香瓜。当年孙家香瓜大丰收,在武泰闸市场成了抢手货,当年就成了“万元户”。

    赵伍银是1983年的“万元户”。他和他的“老赵江城鸭店”20年前就红遍了武汉南大门,现在生意依然红火。

    9月21日,记者在洪山区青菱街园艺文化街找到“老赵江城鸭店”,赵伍银和他女儿赵齐正在做头牌菜“土豆烧鸭”:一盆切好的鲜鸭块放入大铁锅内翻炒,鸭皮金黄滋滋冒油,10多分钟后加水加调料加土豆熬煮,一个半小时后出锅。

    蒸汽氤熏,满屋飘香。中午未到,订餐电话就接连响起来。老赵说,来的大都是老顾客,店里每天只做15只鸭子,卖完就谢客,每周一休息。这个店子最早是老赵买地建的。1995年,老赵花一万元在青菱街买了一处100平方米的土地,建起自家鸭店,后来拆迁到此。老赵用自己养的鸭子做“啤酒鸭”,曾一度开创武汉吃啤酒鸭的风潮,很多食客从汉口慕名而来品尝。1998年前后,老赵的鸭店每天有5000多元左右的收入,年缴税10多万元。“买鸭店的投入,是自己养鸭子挣的。”老赵说,自己是村子里养鸭致富的首批“万元户”。

    赵伍银1947年出生,12岁在毛坦新村一带放鸭子,与父母、妹妹一家四口,住在帐篷,逐水赶鸭为生。1957年,赵伍银分到东方村,改吃“商品粮”,为大队放鸭子记工分。1983年“分田到组”,赵伍银一家4口人分到一组,承包8亩水面,养一棚鸭约700只。一棚鸭送到集贸市场能卖四五千元,一年养三棚能赚1万多元。

    与赵伍银类似,1983年土地改革后,红霞村还出现过一个养鱼大王“万元户”姚启家,他回忆:“我35年前承包100亩水面养鱼,在村里收入排第一名。”

    改革春风劲吹,红霞村民劳动致富的热情彻底被激活,古老的农业生产村落一步跨入“准工业时代”。

    巨变前夜

   三大观念悄转变

    城郊农民初现城市化苗头

   上世纪90年代,两任村主任吴益友、李大庆见证了红霞村集体经济的“工业化”和村民的“城市化”进程。

    “两化转变的风向标,是村民观念的转变。”吴益友老人思维依然非常敏捷,他认为,三个生活观变化,可以管窥上世纪末的“红霞巨变”。

    第一个明显变化是人们开始追求生活质量。吴益友说,1980年以前,人们衣着都是灰、黑两色,1985年前后,红霞村年轻人的穿衣出现了红、绿、白等鲜艳颜色,在村办企业上班的年轻人穿衣服更加讲究,与上海、汉口城里人快速接轨。

    第二个变化是生育观巨变。“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村里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计划生育,那时超生非常普遍。”吴益友回忆:“1992年之后,红霞村的计划生育画风突然变化,1994年年底统计发现,村里还有50个二孩指标发不出去,没人要了。”当时全国正是严抓计划生育时期,各地超生严重,黄宏和宋丹丹演出的小品《超生游击队》正是创作于那个年代。

    按规定,红霞村村民可以生二孩,这可是当时各地农村都在争抢的生育指标。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主要是村民富了,一部分家庭不再以种田为主,家庭对于劳动力不再像以前那么渴望。

    第三个变化是就业观念。1986年,红霞村就出现了类似现代的“劳动中介公司”。村里年轻人开始进入各种工厂上班。还有一部分人投资货车运输、出租车、餐饮服务等项目。货运物流和餐饮服务,直到现在仍是红霞村的主要产业方向。

    吴益友认为,村民生活的变化是社会改革发展的缩影,也是村集体经济带动的结果。1974年,红霞村集体创办过砖厂等小工厂,这些工厂都是自给自足式生产,产品只用于村里自用,不外卖。1983年,乘改革春风,红霞村集体利用闲置房屋和荒地创办一大批小企业,小到理发店、裁缝店,大到镀锌厂、音响厂等,音响厂是当年知名汉产品牌“凤凰牌”的配套基地。红霞村集体经济由此迅速壮大。

    集体经济发展为村民带来巨大财富,同时带来了工业化、城市化生活观念。红霞村人从第一产业承包经营入手,逐渐进入第二产业加工业和第三产业服务业,主要的谋生方式与传统农业生产渐行渐远——这片土地及在土地上世代耕作的农民,即将在城市的外扩中整体进城。

    农村进城

    城中村改造

    农民变股民,股民成市民

    2006年6月9日凌晨,天空下起大雨。红霞村许多村民整夜不眠,期待着天亮后即将开始的一场改革。

    清晨时分,2000多名村民如约来到红霞小学操场。现任红霞社区书记高翎留心看了一下当年签到的名册,2117人全部到场。时任村主任万建平主持大会,全体村民站在雨中,对红霞村整体拆迁改造事项进行表决。

    大会宣读了拆迁政策、还建安置办法等,讲解了全村的远景规划。因此前附近已有村湾小规模改造先例,早前也有政策宣讲,全体村民现场举手表决通过拆迁改造方案。

    红霞村原土地面积7000余亩,全村15个村湾9个村民小组1252户,经城中村改造土地挂牌后土地面积为960亩。顺利完成拆湾并居后,成立了武汉红霞商贸集团有限公司和红霞社区居委会。红霞集团负责集体经济发展,2117名村民成为集团股东,集团净资产2.06亿元。红霞社区负责居民社会事务管理与服务。

    2005年,整体安置点红霞新村建成,村民按原住宅面积摇号领取还建房,陆续入住。2009年,红霞社区挂牌,现在辖区内有红霞新村和红霞名苑住房2490套,常住人口8000余人。

    红霞集团依托传统优势,做大华中物流大市场。去年,又投资1亿元,摘牌了原村里的200亩地,用于发展物流产业。现在,一处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的湖北华中江南建材物流市场人气爆棚。红霞集团经营业绩稳步增长。

    改制后的红霞集团,不仅实现了股民就业的全覆盖,还全部承担了红霞社区配套设施的费用、全体股民社保缴纳、村民的各项福利支出等。截至目前,红霞集团累计为村民缴纳社会保险金934.42万元,村民各项福利费用9246万元。

    资料表明,红霞集团盈利后对股东年年进行分红,2013年至2017年间,红霞集团股东已累计分红13885.33万元,在此期间的股东年度人均分红在14000元左右。

    经过多年发展,红霞集团净资产从改制时的2.06亿元,增加到约20亿元。按2000余名股东计算,人均净资产已超过100万元,这相当于红霞村老村民家家拥有百万元非房产资产。

    社区建设和管理也日益规范成熟,走在武汉前列,先后获得“湖北省新农村示范村”“十大魅力乡村”“群众自治示范社区”“武汉市重点示范村”等荣誉。社区内,设立了诸多服务项目和居民生活、休闲误乐方面等配套,如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社区文联、社区医院、中百便民商店、科普馆、村史馆、老年人活动室、幼儿园、百姓书屋、阅览室、健身房、瑜伽室、社区LED大舞台和户外体育设施等。

    红霞社区邻里关系和谐,社区固定开设“百姓厨房”,方便居民举办集体庆典和各类宴会活动。过年过节,持续为社区老人举办金婚大典、百家宴等。

    红霞村,由一个农耕养殖的城郊农村,变成家家有资产、人人享幸福的“股东生活区”,成为武汉市郊农村城市化的一个缩影。每个农村地理位置资源环境不同,不可能复制一种发展模式,但红霞村选择的这种改革发展模式,的确为村民带来了满满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