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色产业
葛仙米,走出深山人不识?
发布者:湖北三农网 新闻来源:湖北日报 发布时间:2018-10-29 浏览次数:126

    千锤百炼出深山!有“中华一绝”之称的葛仙米,3年前走出鄂西鹤峰大山,到武汉新洲“安新家”。然而,人工精心种养的葛仙米,却叫好不叫座,市场销路一直未能打开,问题症结在哪儿?

    好东西卖不动愁煞人

    —新洲能人几百万元投资陷窘境

    “这几年很艰难,身边人和家人都劝我放弃。”10月17日,武汉市新洲区仓埠街金岗村,47岁的金连胜向来访的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诉苦”。

    金连胜此前从事建筑行业多年,慢慢有了一些积累。2011年,作为当地能人返乡,金连胜回村当选村支部书记。当了领头人,他积极带动大家致富,2012年流转1100多亩地养殖基围虾。“虾子养殖存在周期性缺陷,阻碍了产业可持续发展。”金连胜说,考虑养殖场转型,他到国内一些地方考察,寻求新的绿色环保养殖项目,最后在驻村扶贫单位帮助下,与华中农业大学合作,开发葛仙米种养项目。“当年6月拿种苗试养,12月起开始合作,规模从最初的500平方米不断扩大。”金连胜介绍,高峰时节,除了温室种养,由养虾池改造而来的30亩露天跑道池,全都种养葛仙米,一度建起世界上最大的葛仙米人工种养场。

    2017年5月,葛仙米产品开始上市,结果不如预期,时至今日,销路在武汉却一直没有打开。“市场没做起来,就盲目扩张了,30亩投了好几百万元。”金连胜说,因销路不好,而今种养面积收缩许多。

    记者现场看到,30亩露天跑道池,已暂停种养葛仙米,处于闲置状态;170平方米的葛仙米种养大温室也停止运转,记者被告知正在消毒;只有50平方米的葛仙米育苗小温室内,一派生机盎然——10多个超大塑料桶内,不同生长时段的葛仙米幼苗,在水中明亮灯管的照射中,在增氧设备的搅动下,如一个个小精灵在水中翻滚。

    “市场若有需要,随时可以扩大生产规模。”金连胜表示,在武汉人工种养葛仙米已不存在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给产品找个好销路。

    “适合葛仙米的销售渠道很多,但就是不知道哪种更精准。”金连胜多方探寻破解之道:可以像珍珠奶茶一样,开奶茶店卖“葛仙米奶茶”;可以和餐饮合作做成菜品、饮品端上餐桌,从今年4月起,武汉一家大型连锁餐馆的3个门店,每月在此拿400斤左右“鲜货”做成菜品;也可以在全国一些省市寻找代理商等。

    “市场推广速度太慢,处于一个尴尬状态。不管哪种推广方式,资金压力都很大,而且我们还没有成型的营销团队。”金连胜为此很犯愁。

    关键要提高产品认知度

    ——农业部门给出“帮扶清单”

    “从鹤峰采集葛仙米原种,到实验室驯化,再走出实验室规模化种养已不成问题。”华中农业大学教授李运广,从事葛仙米研究近20年,他表示,当初将项目转化选择在金岗村落户,一是觉得这里的设施好,金连胜养基围虾的池子和大棚以及园区规划都挺好,最为关键的是金岗村的地下水质好,适合种养葛仙米。

    李运广坦言,没有推广开来,与葛仙米现在的价格偏高有关,但主要问题在市场认知度不高,“高端餐饮里有”,普通市民很少有人认识它。

    金连胜也认为,问题出在市场认知度方面。他说,对绝大多数人来讲,都是“从来没见过,完全不了解”,那么,“为什么要吃它?为什么这么贵?吃了会不会有害?在没弄清楚这些之前,白送别人都不一定敢吃!”

    金连胜后悔自己扩张盲目,他现在认清“农业是长期投资,要依据市场培育情况,逐步扩充规模,一步步来”。

    武汉市农委种植业处处长王火明,多次到金岗村调研,给金连胜打气,让他坚定信心,在此过程中,王火明对葛仙米也从不认识到全盘了解。

    王火明介绍,葛仙米,俗称天仙米、天仙菜,含有人体必需的多种氨基酸及多糖等活性物质,清火、明目,目前在广东、上海等沿海地区市场认可度较高。近年来,仓埠街金岗村积极贯彻落实精准扶贫工作有关精神,主动涉足特色农产品葛仙米种养产业,为农民脱贫增收提供新思路,探索新路径。为进一步帮扶该村葛仙米产业长远健康发展,武汉市农委拟从三个方面给予支持和指导——

    指导企业制订标准,推动产品品牌建设。一是指导其制订地方标准。市农委将与市有关部门沟通,委托专家帮助制订葛仙米产品地方标准。二是市区联手,指导企业将葛仙米申请绿色食品认证。三是指导企业对葛仙米进行品牌商标注册,并设计产品包装,加强产品品牌建设。

    帮助企业开展推介,拓宽产品销售渠道。企业将葛仙米做好初步品牌商标注册后,将指导其参加武汉市农博会、华中水产品博览会等展会,并帮助其做好产销衔接工作,进一步拓宽产品销售渠道,提高生产效益。

    关注企业的成长,支持产业长远发展。今后,市农委将长期关注葛仙米产业发展,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依法依规提供合理的资金或技术支持,进一步帮助降低发展成本,助推葛仙米产业健康长远发展。

    王火明也赞成问题的症结在市场认知度方面。他建议,接下来的市场推广不要“满铺”,要精准,重点和中高端餐饮合作,同时,开发一些菜谱,告诉大家一些葛仙米做法,解决怎样吃的问题等。

    有业内人士也指出,企业作为市场推广主体,也要自己积极想出路、拓宽销路。

    千锤百炼出深山

    ——原产地葛仙米打入欧美市场

    葛仙米是一种什么米?

    “葛仙米其实不是米,而是一种可食用的珍稀藻类,外表为黑色颗粒,像黑色珍珠,玲珑剔透,直径6-7毫米。”李运广教授介绍,葛仙米学名叫拟球状念珠藻,是一种淡水微藻,属蓝藻纲,念珠藻科,念珠藻属,与发菜同属。

    葛仙米,无根无茎无叶,漂浮在水中,又称“水中珍珠”。

    最早发现葛仙米的,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黎尚豪院士。上世纪70年代,黎院士在恩施考察时,发现了这种藻类。

    上世纪80年代起,中科院水生所的藻类学专家就开始对葛仙米的生态环境和人工种养进行调查、研究,并在国内率先掌握葛仙米规模培养的技术。

    在1992年我省发布的“首批湖北旅游标志商品”中,葛仙米居于前列。

    我省鹤峰县走马镇是世界上葛仙米最大的产区,其余仅在非洲等地有少量生长,葛仙米因此被誉为“中华一绝”。

    鹤峰县作为葛仙米重要原产地,每年深秋至次年早春的灌水稻田是葛仙米生长的主要场所,采集葛仙米是当地农民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一段时间,由于环境改变和过度采摘,野生葛仙米的资源日益减少,葛仙米的价格也一路攀升。

    2004年,鹤峰县将适宜生长田划定为葛仙米生态保护园,禁用化肥及有机磷类农药,改用农家肥和物理方法杀虫。同时,产区各村以奖代补,鼓励农民保护葛仙米生长环境。

    悉心保护渐显成效 ,几年之后,葛仙米重现生机。产品不仅销往北京、上海、江苏等省市,还走出国门成功打入欧美市场。

    2014年,原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鹤峰葛仙米”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近年,包括武汉在内的国内一些地方,陆续有人搞起人工种养葛仙米。

    武昌理工学院的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在多项大学生创新创业比赛中,取得不错成绩。项目负责人夏子瀚,是武昌理工学院学生,他于2016年创办公司,主要运营的项目产品便是葛仙米。“目前,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已进入初步成长期。”10月22日,夏子瀚告诉记者,他的老家在山东寿光,很早接触过葛仙米,创业时便想到了它,现在公司摸索出了一套营销模式,扩大知名度,包括和知名连锁餐饮企业合作,推出葛仙米菜品、葛仙米奶茶等。夏子瀚介绍,他的葛仙米种养基地主要在老家,他的理想是通过规模种养,降低成本,让葛仙米以比较亲民的价格走入寻常人家。